<strong id="35gjky"></strong><style id="35gjky"></style>
            1. <strong id="xtq5ih"></strong>
            2. <th id="xtq5ih"><b id="xtq5ih"></b></th>
            3. <div id="25otab"><noframes id="25otab">
                    1. 法國國防部長辭職,上任時間僅一個月

                      倍投計劃|祥林嫂的葬禮

                      這是一個美麗的城市,春城無處不飛花。在這裏,倍投計劃盡情地享受到了大自然賜予我的一切,不管是茂密的森林還是聖潔的雪山;在這裏,我享受著各民族大團結的浪漫情懷。我看著傣家的象鼓舞,喝著白族的“三道茶”,體檢著哈尼族的奔放與熱情,贊歎著納西族的東巴文化,回味著摩梭人的走婚之旅......

                      煙花三月,春光明媚,倍投計劃開始了爲時八天的雲南邊陲一遊。

                      
                      祥林嫂也會有葬禮?是的。不但有,而且極盡奢華,這是所有人做夢都未曾料到的。
                      祥林嫂死了,一向作賤她的婆婆也死了,柳媽害上了風寒,四叔的貴體也愈來愈像深秋的樹葉了。一時間傳言四起——是祥林嫂的鬼魂在作怪。

                      四叔開始頗爲懷疑,後來說的人多了,竟不得不信了。于是,便一邊在心裏咒罵著祥林嫂你這個窮鬼,你這個不幹不淨的死鬼,一邊開始爲她准備葬禮。

                      依照舊俗,一般人死了要准備三天三夜的道場,可四叔卻足足做了四天四夜,只希望祥林嫂的靈魂快快到閻羅地府安個家,不要四處遊蕩作祟。

                      祥林嫂的葬禮是魯鎮最豪華的。棺材大紅底子,描著金色的“福”“壽”二字,紅得耀眼,金得炫目。紙錢一路的飄,不比她死的那個晚上的雪花少;魯四老爺走在前頭,雖然沒有穿孝服,卻在臂間帶上了一個表明和死者沾親帶故的黑色的袖章,有了這,全鎮的人們,無論是那些同情過祥林嫂的,還是嫌棄過祥林嫂的,都無一例外帶上了這樣的死了親人才戴的黑色袖章。有的人竟嗚嗚地哭著,究竟有沒有流出眼淚,那流出的眼淚是不是像嚎喪人一樣讓姜汁給弄出來的,這個時候,大抵是沒有人去仔細驗證的。

                      有了魯四老爺的緣故,出殡的路上,四裏八鄉那些混得人模人樣的鄉紳們紛紛前來做吊,鞭炮聲嘈嘈雜雜,一如這冬天裏罕見的冥雷,不比祝福那天的小,前來看熱鬧的人也格外的多。大家驚歎葬禮的豪華,更贊歎魯四老爺的慈善:到底是讀書人啊!魯四老爺不斷地和人打著招呼,像祭壇上的鬼神一般不斷地享用著這誇贊的語言,那滋味兒比他兒子娶親,比他自己考上舉子還高興,那臉色也顯出少有的“事理通達心氣和平”來。

                      祥林嫂下葬了,就這樣風風光光下葬了。這是她自己未曾料到的。那天,久不見晴的天也開了,太陽綻放了難得的笑臉,冰雪融化彙入小溪,甚至連當陽處的幾株小草也鑽出了嫩綠的芽兒,村頭,祥林嫂要飯時經常靠在那兒休息的歪脖子榕樹也青翠得一如她年輕時的蓬松的秀發。魯鎮的人們見面總是誇贊著四爺的陰德,一切歸于先前的平靜。

                      祥林嫂的故事結束了,她似乎終于可以到陰曹地府安享天倫了。

                      然而,有些事是魯四老爺不會說的——那口棺材裏裝的,根本不是祥林嫂,而據說是她被魯四老爺趕出時遺落在柴房裏的幾片破布。祥林嫂的屍體,早就成了餓狗的果腹之物了!

                      一切因祥林嫂而病的人,他們的病是不是會隨著這場葬禮而結束,誰知道呢?
                      

                      (引子)

                      這是一幅宛如清明上河圖的東方繁華古城——麗江!

                      三月三十日(晴)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 2001